comment
Posted on Last updated

夢想與激情

與老朋友在深圳某家日式烤肉店裡飯聚,開懷大嚼,酣暢淋漓。席間談到彼此的人生路都已走過了大半,往後還該有什麼追求好呢?這時候朋友問我:「你現在對什麼東西是仍有 passion 的嗎?」

酒杯舉到半空,卻沒法送到嘴邊,我被這問題一下子打懵了。畢竟都是相識幾十年的老朋友了,沒需要向對方裝模作樣地吹牛,便唯有老實地坦承:「我已想不出有什麼東西我是仍有激情的了。」



後來回家細想,這確實是個大問題啊!周星馳說沒有夢想的人就和鹹魚沒有分別,想到夢想孕育激情,激情成就夢想,兩者本來就是錢幣的一體兩面,如此一來,現在的我莫非真的像是條鹹魚?

然而若朋友早三個月前問我同一個問題,我是會毫不猶豫地回答他:「我的激情就是跑步!」到如今身負重傷,跑步由夢想變與了興趣,激情什麼的,才不好意思再說出口。

細想起來,夢想與興趣的確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其分別就在於它有否隱含挑戰。譬如我可以說自己的對電影與音樂有興趣,卻很難宣稱自己對它們有什麼夢想。除非我是個導演或作曲家,立志要拍出一部感動人心的電影或寫出一首膾炙人口的歌曲,否則電影與音樂於我的功能都主要在於娛樂,當中不存在任何挑戰,而我也不會從看一齣戲或聽一首歌之後獲得成就感。



但跑步卻大不相同了,跑者固然可以視它為一種單純的興趣,說跑便跑,說停便停,但我們卻同時可以很容易便將它轉化成一個挑戰:更長的距離,更快的時間、更曲折的道路、更高的負重、更困難的天氣環境、成功跑完世界「六大」等等…… 總而言之,你總可輕鬆地找出變化,輕易地使自己的下一趟跑步變成一次新奇的挑戰。就像我早前專注於要突破 PB,挑戰自己的極限,面對身前的未知,正因為自己對眼前的挑戰沒半點把握卻仍肯一往無前,所以我憑藉著的,就是朋友在夜店中問我的:「你心裡尚有夢想與激情嗎?」

回頭去看,其實夢想與激情也不一定要通過跑步來尋獲,只是跑步確實是一個很方便也很多變的途徑去激發我們對生命的熱情罷了。但說到底,也該是時候我要放下酒杯,尋找下一個挑戰,拾回那份為了實踐夢想而推動我前進的激情了。

最後岔開點話題,話說作為一個男人,伴侶最令我們頭痛的一個問題往往就是:「你為什麼對我已經沒有了往日的激情呢?」根據上述我們對激情的分析,會問這問題的女人恐怕是蠢到家了。但正因為這問題本身牽連甚廣,答錯答案的後果又可以是災難性與毀滅性的,如何息事寧人,便成了普世男人不可迴避的又一個挑戰了。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