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t
Posted on Last updated

陽明山東西縱走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早前有朋友的女兒到台北升學,朋友一家便計劃在十一月前往探望。在某次聚會中他談起此事,建議大家可以順道組織一次台北飲食旅行團,言談間眾人興奮雀躍,都稱讚這是個好主意。然而到日子定了下來,大家要各自買機票與訂酒店時,我才發現真有身體力行者,除朋友一家外便只得我一個人。

叔叔當然樂意到台北探望世姪女,卻沒理由一個麻甩佬整日去打搞朋友的天倫之樂,如此除飯局暢飲外,我便總得為自己在台北找點消遣。出發前在網上搜尋,發現陽明山原來有所謂「陽明山東西縱走十連峰」的挑戰,名字聽起來已很夠威風,對好大喜功的我實在是再適合不過了。

陽明山東西縱走從東面的風櫃口起步至西面的清天宮為止,看「健行筆記」網頁,說里程為 23.8 公里,需時 10 小時左右,途經:風櫃口→頂山→石梯嶺→竹篙山→七星山東峰→七星山主峰→大屯山主峰→大屯山南峰→大屯山西峰→面天山→向天山→清天宮

如此一條「Kill 標」路線,實在是令人躍躍欲試,也好借今次機會讓我付諸實行。



風櫃口至擎天崗

據台灣網友分享,從台北市區到風櫃口可在士林捷運站撘乘市民小巴 1 號,首班車會於 6:10 從劍潭站開出。但網友沒有指出的是,若錯過了這班車,下一班便會是 4 小時之後的 10:10…… 以為沒必要撘頭班車的我在 6:30 左右來到士林,發現錯過了公車後便唯有改撘的士,到風櫃口的車費約台幣 390 元,我付了 500 元,想司機回程也不可能有客人吧。

晨早的風櫃口瀰漫著大霧,這裡位處海拔 598 米,剛才坐的士上來時沿路不斷見到有人跑步與騎單車上來。整理好裝備,我在七時後不久正式出發,朝第一個目標頂山走去。

沿路山徑都鋪上了大塊石頭,後來看介紹,知道不同形狀的石頭與鋪法原來反映著不同年代的修築。但不管是如何鋪設,石頭的鋪排都似乎是太緊密了,缺少了罅隙的路面被雨水淋濕後都頗濕滑,某些地方更長著青苔,即使是攀登前進也要格外小心。

路上的指示其實相當清晰,每隔 200 米左右便會有路標顯示距離,步道入口處有攔阻野牛的障礙,沿路也不斷出現警告牌,叫遊人不要接觸野牛,如此我用了 31 分鐘登上了海拔 768 米的頂山。

繼續往前走去,我走過了一片茂密的柳杉林,風景與早前所見截然不同,據路旁的展示牌所講,這些柳杉原來始於 1924 年台灣總督為紀念日皇太子新婚與訪台而開始種植,戰後曾被濫伐,到 1953-1975 年陽明山管理局再次造林,才有了現在的規模與景致。

在到達 863 米的石梯嶺前,我來到一片翠綠的草原,從草原我甚至能遠眺遠方的台北 101。

前方我來到了一個十字路口,但當中的兩條步道都給封堵了,說是早前有遊人被野牛撞傷,所以要進行修繕工程,要前往擎天崗的遊客都要繞道前行。到後來我才知道,就因為這樣的繞道,我錯過了「十連峰」中的第三峰竹篙山,也不知有沒有其它步道可以通往。

繞道走到擎天崗,發現這裡原來有停車場,也有建築得很好的休息站,這時候我走了未夠兩小時,啃下了帶來的第一條海苔肉鬆麵包。今日我的背囊裡有三條這樣的麵包,兩公升食水與一瓶大支裝的寶礦力,沿路消耗都不多,估計未必須要補給。

擎天崗至小油坑

從擎天崗小休後起步,發現路牌指示前方一公里處有個名叫絹絲瀑布的地方,卻不在縱走路線中。看名字好像很吸引,但考慮到來回要多走兩公里,思前想後便只好作罷。然而後來路上的風景也很獨特,我走過了一個碉堡,也走過了一座吊橋,在早上 9:30 前到達了有服務站提供補給的冷水坑。

我沒有在冷水坑補給,卻有上了一趟廁所。冷水坑是個有公路連接,設有停車場及餐廳的所在。旁邊最出名的景點應該是一個叫牛奶湖的地方。這其實是個礦坑,因無清水流經又長期聚積雨水及地表水,溶於水中的火山物質便形成了沈澱物,最後呈現出乳白色的樣子。

跨過公路,便是今日路上的重頭戲,攀登台北第一峰:七星東峰與主峰。七星東峰與主峰相距並不遠,從 740米的冷水坑攻頂,1.8 公里的路程要攀升 380 米。我在開始攀爬時天朗氣清,在路上還見到有畢業生與少女在芒草叢中拍照。但愈往上攀後濃霧又至,來到國立教育廣播電台時又已看不見山頂。

我在早上 10:22 前分別攀上了七星東峰及海拔 1120 米的主峰,山上有三名「揹水隊」成員在分派熱參茶,那水桶看來有 20 升,即是單計茶水的重量也有 20 公斤。隊員還備有托盤與紙杯,群眾飲過後又一齊鼓掌,場面確實很感動。我本想在主峰頂刻著「台北市第一高峰」的石柱上留影,但由於遊人太多,不想浪費時間排隊便唯有匆匆下山。



七星主峰往西通往小油坑的山徑其實拉起了黃色警戒線,卻不見有任何警告牌,我問身旁的山友這路是否走得通,他說當然可以,然後便問我是否香港人。我不知這是因為我的口音還是身上穿著的衣服印上了香港二字,也不去管了,見到有遊人反方向地朝我登山,便放心地沿西邊的山路落山。

朝小油坑走去,前方有濃霧升起,卻原來不是雨霧,而是火山硫氣坑噴出的硫氣,空氣都彌漫著強烈的硫磺氣味。再往前走,路上有位女子坐在石級上休息,我請她為我拍了兩張照片,但之後我的 Olympus TG-4 竟被設定成「針孔相機濾鏡」模式,也不知是她的錯還是我的錯了,總之往後的相片都顯得有點古怪。問我為什麼沒有一早發現問題?叔叔老花嘛,不將相片在電腦顯示屏上放大我又怎看得見呢?

來到山腳,發覺通道果然是給封著的,要鑽進旁邊的樹叢才走得出去。到達小油坑,發現展示牌寫上了「登七星而小臺北」的字樣,明白到寫標題的人一定不是廣東人。

小油坑至清天宮

作為路上最後一個補給站,我在小油坑買了一件鳯梨酥,一條雪條與一瓶清水,這瓶清水我在路上都沒有飲過,是純粹為了安全而準備的。小油坑同樣是個有汽車直達的旅遊景點,這時候有不少乘坐旅遊巴士來到的遊客在觀光。有位小女孩目不轉睛地盯著我食雪條,不想引人犯罪,便唯有大口啃完,再趕緊上路。

走過一條兩旁都是箭竹林的步道,正在享受宜人風光之際,前面突然出現了山體坍方,要改沿公路前進。這時候是我判斷錯誤,在一個岔路口上選錯了方向,便竟走到了一個停車場,錯過了應該要去的竹子湖。在停車場裡我向兩位騎單車的朋友問路,他們勸我要登大屯山的話最好還是改走一段公路,因步道的條件較差。我接受了建議,便繞了一圈沿公路再往上走,一直走到能再次連接步道的路口,看到有警告牌說二子坪步道的山路坍方,看來或許這次我是錯有錯著呢。

沿步道拾級而上,時間已來到了中午 12:30,今天的遠足已行了五個半小時。走完了漫長的石級路,我來到了一處四野都是芒草的山頭,路旁有一個觀景台,我坐下來吃進了今天的第二條麵包,四周的芒草與山頂上的電訊發射站讓我想起了香港的大帽山,想起了一些人,亦想起了一些事。

終於我在下午 1:07 來到了 1076 米高的大屯山頂,以為今天最困難的攀登都已被我克服,到後來,我才知道自己原來錯得離譜。



登上大屯南峰後我的惡夢開始,路上再無鋪設得很好的步道,全都是濕滑的爛泥路,攀登固然艱辛,落山就更是凶險。路上不斷有綁在大樹間的粗麻繩供登山者作扶助,但我卻忘記帶手套,卻不能不依靠它們來保持平衡。

再往前走,出現了今日最荒謬的事情,一班只有小學年紀的孩子在兩個老師的帶領下正在落山。這段山路大人走也屬危險,怎可能帶孩子來涉險呢?加上他們如此一塞,我與後來的行山人士全都被堵死,要跟隨他們身後慢慢地落山,我今日第一次在路上滑倒就在這情況下出現。如此千辛萬苦地登上了大屯山西峰,也甩掉了孩子與兩個不知死活的老師,但爛泥路卻好像沒有盡頭,一直要走到一處有涼亭的地方才再有大石鋪設的步道。

重見步道,我沿著路牌標示的方向興奮地奔跑起來,卻竟一不留神再次摔倒在地上,而且跌落的還要是堅硬的石板地。正如我早前講,大石路面其實是頗濕滑的,再加上我雙腳鞋底都沾滿泥濘,大大減低了抓地能力,所以就在我一時大意下摔了個四腳朝天。站起身來,確定老人家沒有骨折,咀咒了兩句,便不敢再大意,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去,並在中午 3:00 前抵達了終點清天宮。

後記:

我不知是那裡出了錯,我是一直沿路牌走的,卻錯過了最後的兩個山頭:面天山與向天山。連早前因封路錯過了的竹篙山,十峰連走我只走了七峰。但在人生路不熟的情況下,第一次走台灣的山徑也算是心滿意足,看到了許多香港沒有的山地風貌了。期望下次再有機會的話,便要來一次逆走,從西走到東,完成一次名符其實的十連峰。




發表留言